权力的游戏——2002年世界杯韩国队成为“黑”马的幕后斗争

0 Comments

在2002年世界杯上,面对韩国队的各种粗暴犯规,主裁判莫雷诺无动于衷,却将禁区内被放倒的托蒂红牌罚出场外,相信很多球迷对这黑暗的一幕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而那届世界杯,韩国队凭借裁判的帮助,连续淘汰意大利、西班牙,最终一路闯入四强。那么韩国人到底何为能在世界杯赛场上明目张胆地得到“特殊关照”?

等等,各位JRs可能会有些小疑惑,维罗你这《日本足球密码》怎么讲起韩国足球的事儿来了?

没错,韩日世界杯看似是两个国家联合举办的一场盛宴,但最终结果,对于韩国人来说,无论是场上场下,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胜利;而对于日本人来说,他们被韩国人生生地从手里抢走了半个主办权,成为了国际足坛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读过《日本足球密码》前面文章便知道,在历史上,日本足球对于奥运会的执着远比世界杯要大得多。

然而随着世界杯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并且1988年国际足联决定将奥运会足球赛的球员年龄将限制在23岁以下,日本人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世界杯上来。

七八十年的日本足球在足协主席平井富三郎的领导下,钱是挣了不少,但国家队的成绩却一直萎靡不振。

于是,面对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打进世界杯的需求,和日本国家队根本就打不进世界杯的矛盾。

日本足协想出了解决矛盾的终极办法,咱们自己办一届世界杯不就得了吗?以东道主的身份直接晋级。

80年代的后期,日本经济进入了最大的泡沫时代,日本人最不缺的就是钱。日本媒体经常吹嘘,东京的地价可以买下整个美国。

而时任国际足联主席的阿维兰热,为了扩大足球的影响力,一直想打破欧美对世界足球的垄断,支持亚非地区。

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之后,阿翁就多次明确表态,“希望亚洲在21世纪主办世界杯”。

于是,在1989年日本足协向国际足联正式提出了申请举办2002年世界杯,两年之后,成立了“2002世界杯日本申办委员会”。

一方面,日本足协联合15家地方自治体,每个地方出资2亿3000万,为申请世界杯筹集资金。另一方面,笼络政界人物支持世界杯的申办。

1993年,筹备已久的J联赛也正式开幕,让足球在日本掀起了热潮。同一年,在日本举办的U-17世青赛,在外界看来,就是国际足联特意给日本安排的世界杯预演。

得到国际足联主席的支持,国内又有充足的经济实力,在加上国内政界的支持,种种迹象看到,2002年世界杯都是非日本莫属。

1993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最后一轮,日本队迎战伊拉克,中山雅史第69分钟的进球,帮助日本队2比1领先。

如果这个结果保持到终场结束,那么日本队将有史以来首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无数的日本球迷都等着终场哨声的响起。

然而,比赛第90分钟,伊拉克将比分扳平了。与日本队积分相同的韩国队,以两个净胜球的优势,最终晋级94年美国世界杯。

说这话的人,是当时韩国足协的主席郑梦准,对于当时正在申办世界杯的日本人来说,这句话无比的刺耳,却又没有办法反驳。

而在韩国人眼里,一个从来都没有进入过世界杯的国家都可以申办,那么我们作为亚洲足球的代表为什么不能办呢?

1994年1月18日,就在韩国队力压日本晋级世界杯后,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韩国申办世界杯委员会”正式成立。

因为无论是从国际足联的支持,还是自身举办的条件来讲,早早准备的日本都具有绝对的优势。

就连韩国人自己对申办也没多大的信心,单单就要在国内修建出满足世界杯的需要的数十座新球场,就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不过,当时韩国人也没考虑太多,能不能申办成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恶心一下日本人,这就足够了。

当时,亚足联在吉隆坡开会选举代表亚洲的国际足联副主席,是的,国际足联的副主席都是各洲的足联自己选举出来的。

而当时参加竞选的,除了科威特的阿马德亲王和卡塔尔的阿卜杜拉,便是日本足协副主席村田忠男和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准。

日本足协,本以为自己在国际足联“上头有人”,这次竞选是稳操胜券。结果,选票公布的时候傻眼了。郑梦准11票高票当选,而村田忠男得票垫底,仅获得2票,其中一票还是他自己投的。

郑梦准当选国际足联副主席,让韩国人真正开启了与日本竞争申办世界杯之门。而国际足联内部的政治斗争,让韩国人发现有机可乘。

支持日本举办世界杯的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不是由欧洲人的国际足联主席。他在任期间,对于足球在亚非拉地区的发展做了重大的贡献,但同时,也损害了欧洲人的利益,于是国际足联内部反对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其中为首的,便是欧足联主席约翰松。正是约翰松在1992年将欧冠改制,推出全新的“欧洲冠军联赛”,让欧足联的财力日益增长。

日本申办世界杯,以约翰松为首的欧洲利益代表者本身并不反对,不过凡事是阿维兰热支持的,那我们就反对!

毫无疑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一边是反对阿维兰热的欧洲人,一边是想从日本手里抢走世界杯的韩国人,郑梦准自然而然地和约翰松站到了一起。

而在决定世界杯申办权的21人理事会中,8人来自欧洲,加上非洲足联的3票,韩国人已经获得超过一半的支持,日本人的申办形势从板上钉钉已经到了岌岌可危。

但事实上,虽然韩国在政治上已经领先日本,但以韩国本身的实力,要单独举办世界杯仍然相当困难。

于是,在日韩两国为了申办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声音呼之欲出。时任亚足联秘书长的维拉潘,便和稀泥地提出:“要不,日本韩国就一起合办吧。”

听到这个消息,韩国方面全面支持,而日本方面则是怒不可遏。他们依然深信着阿维兰热的承诺,也认为日本坐拥世界杯三大的赞助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韩国合办世界杯。

而他们还不知道,此时的阿维兰热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在背后已经把日本人出卖了。

1996年5月31日,国际足联理事会全票通过一致决定由日本韩国共同举办2002年世界杯。外界看来合同共赢的美好画面,对于日本人来说,半个主办权实际上是彻底的失败。

宣布合办之后,日韩两国足协主席长沼健和郑梦准一起举起了大力神杯,韩国人喜笑颜开,而日本人只能尴尬地皮笑肉不笑

就在日本人无比失望地面对合办这个结果时,他们还不知道这个为韩国成功抢下半个主办权的郑梦准,他接下来的操作,会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2002世界杯原本的正是名字为“2002年国际足联日韩世界杯”,但韩国人表示反对,建议按法语字母排序,这样韩国(Core)就应该排在日本(Japon)之前。

日本方面当然不同意,但仍然斗不过韩国人,最终结果是按照开幕式和决赛主办国的顺序命名,即“2002年国际足联韩日世界杯”。

解决完申办世界杯的事情之后,郑梦准又将重点放在韩国国家队如何在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

除了请来神奇教练希丁克以外,还运作抽签,避开一系列的强队,保证韩国队小组出线。

而淘汰赛靠着裁判接连击败意大利、西班牙的丑陋画面,则是众人皆知。欧洲人其实没想到,不知道当初帮这个韩国人抢到半个申办权,如今却将自己反咬一口。

“我被问到过‘韩国队能在2002年世界杯上进入半决赛,是因为你贿赂了裁判吗?’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

原因在于,虽然在约翰松等人的反对之下,1998年阿维兰热最终下台,瑞士人布拉特成为新的国际足联主席。但,在利益面前,欧洲人的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到2002年的时候,约翰松、郑梦准、鲁菲南等人差点就把布拉特拉下马,但最后时刻,南欧各国坚定的支持最终让布拉特保住了位置,而其中为首的便是西班牙足协主席维拉和意大利足协主席科拉罗。

郑梦准想要取得丰功伟绩,约翰松想要报复意大利、西班牙,2002世界杯便成为了最好的舞台。实际上,若不是卡西利亚斯超神的发挥,西班牙在首轮淘汰赛就被妥妥地安排出局了。

在韩国淘汰西班牙之后,布拉特眼见形势无法控制,连夜乘坐专机飞到韩国,怒斥郑梦准等人,并且更换了半决赛的裁判,才阻止了韩国人的“表演”。

韩国队在三四名决赛之后,球员们庆祝高高抛起的不是教练希丁克,而是郑梦准。这一幕显得真实却又无比的讽刺。

是的,韩国队能取得如此好的成绩,最大的功臣不是场上的队员,也不是场边的教练,而正是这个被抛在空中的男人。

2002年世界杯,本来应该是主角的日本,却被韩国人一步步抢走了风头。足球世界的政治斗争,有时候甚至比场上还要精彩,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日本人,直到2002年世界杯结束后,足协副主席小仓纯二才第一次成功当选国际足联执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