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华裔女博士被警方乱枪打死:她本有4次活命机会都白白错过

0 Comments

3月3日,47岁的华裔女子Li Yan在圣地亚哥公寓,被前来送驱逐通知的警员乱枪射杀。事后,邻居称Yan是耶鲁毕业的华裔女博士,生前从事生物统计领域方面的工作。有一个孩子,正在伯克利加大读书。

邻居称,驱逐事件背后另有黑幕。她本有4次活命机会,都白白错过,“”她本来可以不必死。”

3月3日,两个警察来到圣地亚哥的Acqua Vista公寓,他们准备给住在五楼的华裔女子Li Yan送驱逐通知。

视频从副警长Jason Bunch的随身摄像机镜头开始,他敲了敲门,并按下了Li Yan家五楼公寓的门铃。

这是你的通知,因为……?Bunch开始说时,他突然注意到Li Yan右手拿着一把切肉刀。

Bunch指着刀子,拔出手枪,一边说:马上把刀子放下,否则我就(expletive)开枪。

Li Yan回答说,她并不害怕,而且她不会向他走来。她指责他是个假警察,并问他的警徽在哪里,然后把文件扔到走廊里,把门关上。

大约8分钟后,视频重新开始,Bunch的主管来到现场,可以听到Li在紧闭的门后大喊。然后又过了40分钟,副警长和圣地亚哥警察带着狗准备进入李的房子。

他们用一把钥匙进入公寓。第一批进门的副警长手持非致命性武器,他们说自己是警长办公室的成员。

当警员们命令她举起双手出来时,Li在卧室门后,视频中可以听到狗的叫声。Li喊话,并仍然拿着刀,有人喊了两声 bean bag(豆装散弹枪),然后听到武器发射的声音。

场面越来越混乱,副警长和警官们退到了走廊上,其中三人倒在地上,相互推搡着,而Li则拿着刀指着他们。

警局公布的视频中,没有一个清楚地显示警官遇袭,但在Li被枪击并脸朝前倒在地上后,可以听到一名警官说他被刺伤了。

警方通报,在这次冲突事件中,一名警员胸部被刺伤。他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并于当天晚些时候出院。

视频里面,警方说,公共安全受到了威胁,这也是逮捕Li Yan时,使用致命武器进行攻击的可能原因。

根据美国法律,如果警察或他人正在面临可能危及生命或严重伤害的不法攻击行为时,警察可以开枪。因此警方公布视频后,评论曾一度一边倒支持警察。

但在现场的另一个目击者James却说这里面另有隐情,Li Yan本来可以不用死。

James说,Li Yan毕业自耶鲁大学,获得生物统计学博士学位。?她在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工作多年。?她的儿子Derrick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上学。

她跟美国数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John Nash一样(电影《美丽心灵》的原型),有同样精神问题(精神分裂症)。

Li Yan被驱逐,是因为欠了HOA$31928物业费,根据美国法律,如果房主欠债太多,HOA可以去法庭,法庭可以拍卖房子。卖的钱还债,剩下的给房主。

James说:“我是房屋协会(下文简称HOA)董事会的成员,HOA想将Li Yan欠款的留置权卖给了投资公司HEF(化名)和S管理公司,我试图阻止他们,并制定了一个计划来帮助她。

留置权,是指债权人因合法手段占有债务人的财物,在由此产生的债权未得到清偿以前留置该项财物并在超过一定期限仍未得到清偿时依法变卖留置财物,从价款中优先受偿的权利。?留置权的效力主要体现为留置权人的占有权和优先受偿权。

本来我们已经投票决定不出售留置权。但HOA的律师和S管理公司的经理说服HOA主席召开非法紧急会议,在没有通知我这个投票成员的情况下,他们投票决定以32,000美元的价格出售债务留置权,卖给投资公司。

由于房子拍卖前,要驱逐房主,HOA只想让她离开,所以打电话警察,说她拿刀威胁S公司的工作人员。

在警长们杀害她之前,我和他们谈过,一个女警察试图让我帮忙,但他们的领导对我插手很生气。他说我需要退后。我说武力不是唯一的答案,请不要杀她,?请等待心理医生的到来,但他们选择了直接冲进她家。

她的精神疾病对她来说很难控制,她努力又努力,但从来没有得到她需要的HOA或其他人的帮助。

“她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儿子很伤心,不明白为什么在驱逐之前HOA没有人给他打电话。”

一位看了录像的律师说,这名女子袭击了警官和副警长,从法理上看,开枪似乎是合法的,但他对执法人员在开枪前的行为提出了质疑和批评。

洛杉矶律师John Carpenter说:这是个冲突不必要升级,导致合法射击的典型例子。

警方报告称,当天执法等待后援时,警方得知前一天,Li曾用刀威胁公寓楼的经理和一名维修工人。

但Carpenter质疑,这个威胁是否是警方闯入Li Yan公寓的合法依据。

这是他们在(驱逐通知书)送达完成后得知的信息,他们没有去那里调查是否真的存在这么一件事。

Carpenter说,看完视频,只有一个感觉, 一个处于危机中的妇女,正在失去她的家,执法部门不必要地恶化了她的焦虑。

没有回应是否核查公寓大楼人员声称被持刀威胁的问题,也没有回应执法部门是否需要搜查令,才能进入Li Yan的公寓。

我听说了这件事,我相信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处理方法,警察强行驱逐她。为什么不使用电击枪呢?真让人难过。

警察更有可能激怒精神不稳定的 嫌疑人,而不是安全地处理他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PERT。

PERT的存在是为了在警员没有准备好安全和有效地处理患有精神疾病的嫌犯的情况下进行干预。询问警方是否愿意调用PERT,并不是在玩命。

我的评论不是关于HOA,而是关于接警员是否愿意识别出需要呼叫PERT并这样做。我问的是警员的培训、政策和判断–完全是合理的问题。

警察应该保护和服务平民,包括在可能的范围内保护和服务精神病人。驱逐不是一种危机情况。一旦发现精神不稳定,警察可以等待心理医生到来援助。

对于这样的情况,SD警长(以及SDPDD,)有什么政策和程序?在这一事件中是否遵循了这一政策?

–昨天,《滚回中国!男子纽约地铁嚣张辱骂!华裔妹子霸气回怼!》的文章,许多小伙伴都被警察“无视”的态度气到了:纽约警察局关于仇恨犯罪的网页指出,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喜好、厌恶和意见,无论这些表达方式对他人有多大的冒犯。所以警察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变本加厉管??送通知怎么最后变成杀人?

–心情很沉重。很难不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看。把德勤华裔女精英推下铁轨的流浪汉前科累累,频繁在牢房进出;前几天,纽约的《家中斩首,电锯分尸!纽约无头女尸案,83岁变性老人竟是连环杀手》,罪犯杀过人,却能获释出狱……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警察不管在街头随机杀人的恶魔,却冲进别人家,把Li Yan乱枪杀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